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反腐倡廉
分享

三堂會審 | 貪污又部分歸還 如何確定既遂時間

2022年03月16日08:30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特邀嘉賓

齊 濤 常州市天寧區紀委監委第四監督檢查室主任

王偉民 常州市天寧區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主任

王聚濤 常州市天寧區人民檢察院第六檢察部主任

朱兆林 常州市天寧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員額法官

編者按

這是一起黨員干部同時犯貪污、受賄和詐騙罪,且涉案數額特別巨大的典型案件。本案中,湯建偉犯貪污罪、受賄罪由監察機關調查,犯詐騙罪由公安機關偵查,辦案中如何做好協調配合?湯建偉以推進拆遷工作為由向相關施工單位收取275萬元后用于償還個人債務,構成詐騙罪還是貪污罪?此后,其又從275萬元中拿出30萬元用于拆遷工作,是否應從犯罪數額中扣除?湯建偉一人犯三罪,其中詐騙罪構成自首,這對最終量刑有何影響?我們特邀有關單位工作人員予以解析。

基本案情:

湯建偉,男,1969年11月生,中共黨員。曾任常州市天寧區鄭陸鎮人民政府副鎮長,常州市天寧區房產管理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兼任常州市天寧經濟開發區東擴融合發展區建設指揮部(以下簡稱東擴融指揮部)專職副總指揮、辦公室主任,常州市天寧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黨委委員、副局長,案發前任常州市天寧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二級主任科員。

一、貪污。湯建偉在擔任東擴融指揮部專職副總指揮、辦公室主任期間,以推進東擴融合發展區(以下簡稱發展區)拆遷工作、解決拆遷矛盾之名,于2018年4月至8月間先后向發展區內7家施工單位索要錢款共計275萬元,并許諾后期通過其他方式進行補償,同時向相關施工單位出具了加蓋東擴融指揮部公章或由其個人簽名的收款證明。2019年1月,湯建偉調離東擴融指揮部,同年2月、6月,經拆遷戶王某某催要,向其支付30萬元補償金,剩余245萬元均被湯建偉用于償還個人債務。

二、受賄。2012年至2018年間,湯建偉利用其擔任鄭陸鎮副鎮長、東擴融指揮部專職副總指揮的職務便利,在工程承接、施工監管、款項結算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索取或非法收受邱某等人給予的財物共計17萬余元。

三、詐騙。2018年9月至2021年2月,湯建偉謊稱發展區內有相關工程項目招投標需繳納投標保證金、評標費以及購買門面房需支付預付款等,先后騙取14家單位及個人錢款共計3926萬余元,用于償還個人債務。

查處過程:

【立案審查調查】2021年3月3日,天寧區紀委監委對湯建偉立案審查調查,同年3月9日,對其采取留置措施。

【黨紀政務處分】2021年6月7日,天寧區紀委監委給予湯建偉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

【移送審查起訴】2021年6月8日,天寧區監委將湯建偉涉嫌貪污罪、受賄罪問題移送天寧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2021年6月17日,常州市公安局天寧分局將湯建偉涉嫌詐騙罪問題移送天寧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提起公訴】2021年9月22日,天寧區人民檢察院以湯建偉涉嫌貪污罪、受賄罪、詐騙罪向天寧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一審判決】2022年2月9日,天寧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湯建偉犯貪污罪、受賄罪、詐騙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九年,并處罰金250萬元。湯建偉未上訴,判決現已生效。

湯建偉既涉嫌職務犯罪又涉嫌其他犯罪,紀委監委和公安機關在調查和偵查中如何做好協作配合?其能輕易騙取管理服務對象數千萬元,原因何在?對做好監督工作有何啟示?

齊濤:首先,確定互涉案件的查辦主體,移交涉嫌詐騙罪的線索。我委在辦理湯建偉涉嫌貪污罪、受賄罪過程中發現,湯建偉還存在以虛構工程項目方式騙取多家單位和個人支付工程投標保證金等費用的行為,涉嫌詐騙罪。詐騙罪屬于公安機關管轄罪名,但根據監察法第三十四條第二款規定,全案以監察機關為主調查。前期,我們在調查湯建偉涉嫌職務犯罪過程中,初步收集了湯建偉涉嫌詐騙罪的相關證據,如部分被害單位、被害人證言,相關款項收取、支付憑證以及湯建偉專門用于詐騙的假公章等,之后,將這些線索通過案管部門移交常州市公安局天寧分局立案查辦。其次,加強協作配合,協同做好取證工作。在天寧分局對湯建偉涉嫌詐騙罪的偵查過程中,由于湯建偉被我委留置,我們在基本完成職務犯罪調查工作的同時,及時協助天寧分局到留置點開展訊問,并提供案件相關證據材料。

湯建偉案教訓十分深刻,其作為一名黨員干部,卻癡迷炒股,通過融資杠桿借錢炒股,投資失敗導致巨額虧損。為了還債,其從向親戚朋友、同學、同事、管理服務對象甚至普通群眾借錢,到借高利貸,再到詐騙、貪污受賄,一步步走上違法犯罪的不歸路。同時,湯建偉詐騙數額特別巨大,其中單筆最高達1300萬元。他能輕易騙得數千萬元錢款,很大程度上是利用其黨員干部的身份和負責工程建設項目的權力,獲取被害單位、被害人的信任進而實施犯罪。相較于一般詐騙犯,黨員干部利用公職身份實施詐騙行為危害更大,影響更惡劣,不僅造成公私財產巨額損失,還損害了政府公信力。為防范此類問題發生,紀檢監察機關要切實履行好監督首要職責,抓早抓小,圍繞權力集中、資金密集的重點領域、重要崗位、關鍵環節,有針對性地完善常態長效監督管理制度,同時要強化黨員干部教育引導,讓他們自覺筑牢思想防線。

湯建偉以推進拆遷工作之名向施工單位收取275萬元,并用于償還個人債務,該行為涉嫌詐騙罪還是貪污罪?

王偉民:對該行為性質的認定,審理過程中一度存在涉嫌詐騙罪和貪污罪兩種意見。起初有同志提出,該行為構成詐騙罪,理由是東擴融指揮部系臨時協調機構,不設財政賬戶,亦無經費收支,對發展區建設各項事務只負責統籌協調,湯建偉向施工單位收款是超越職權的個人行為,不能代表東擴融指揮部,因而所收款項不能轉化為公共財物?陀^上湯建偉以推進拆遷工作之名收取款項,并許諾之后補償歸還,但其將款項用于償還個人債務,也未兌現補償,主觀上湯建偉具有將騙得款項非法占有的動機,符合詐騙罪的犯罪構成。但經過進一步分析審核后,我們認為,該行為應認定為貪污罪。

首先,區分詐騙罪與貪污罪,主要看行為人是否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及侵犯的客體是什么。本案中,確認該行為性質的關鍵在于,湯建偉向施工單位收取275萬元是否系職務行為,以及該款項是否為公共財物。

其次,湯建偉作為東擴融指揮部專職副總指揮、辦公室主任,負責東擴融指揮部日常工作,對外進行工作聯系協調。經查,為推進發展區拆遷工作、解決拆遷矛盾,湯建偉提出由相關施工單位拿出資金,之后再通過其他方式補償歸還,該方案事先已征得發展區投資建設公司和拆遷責任單位相關人員同意。同時,湯建偉是以東擴融指揮部名義收款,并向相關施工單位出具了加蓋指揮部公章或由其個人簽名的收款證明,結合其崗位職責,應當認定湯建偉的收款行為系職務行為。

最后,刑法第九十一條規定,公共財產包括國有財產、勞動群眾集體所有的財產以及用于扶貧和其他公益事業的社會捐助或者專項基金的財產。在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集體企業和人民團體管理、使用或者運輸中的私人財產,以公共財產論!肮藏斘铩迸c“公共財產”雖一字之差,但二者在內涵上具有一致性。本案中,雖然湯建偉侵吞的資金來源于施工單位,但因湯建偉的收款行為系職務行為,且東擴融指揮部無財政賬戶,當施工單位按湯建偉要求支付錢款時,施工單位與東擴融指揮部之間即建立起應受法律保護的債權債務關系,該款項雖由湯建偉一人保管控制,但應視為東擴融指揮部管理的公共財產。結合款項用途,我們認定湯建偉侵犯了國家工作人員職務行為的廉潔性和公共財物的所有權,構成貪污罪。

湯建偉離開東擴融指揮部后拿出30萬元用于推進發展區拆遷工作,其貪污犯罪數額如何認定?

王聚濤:司法實踐中,對于貪污犯罪數額的認定,應當根據案件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一般情況下,只要行為人具有貪污公款的主觀故意且貪污行為完成,公款處于行為人控制下且達到數額標準即構成貪污罪,部分款項用于公務,不影響貪污罪的既遂和貪污數額的認定。但本案情況較為特殊,首先,從犯罪完成形態上來看,東擴融指揮部沒有財政賬戶,湯建偉向施工單位收取的275萬元款項客觀上無法入賬,造成湯建偉保管和控制款項的形式帶有不確定性,因而其對款項的保管和控制行為只是貪污實行行為的一部分,此時不能認定為貪污既遂。按照刑法既遂理論,行為人所實施的行為已經具備了刑法分則對某一具體犯罪所規定的全部構成要件,方可認定為犯罪既遂,犯罪既遂后,犯罪數額即固化。本案中,由于湯建偉收取275萬元款項的出發點是用于推進發展區拆遷工作,湯建偉的貪污行為同時伴隨著拆遷工作的推進,其貪污既遂的時間點,也是判斷其貪污數額固化的標準。因此,應以湯建偉完全結束發展區相關公務活動并停止將所收款項用于拆遷工作之時,認定其貪污既遂,犯罪數額固化。

其次,從支出30萬元的時間上來看,2018年7月前后,湯建偉為推進發展區內王某某的魚塘拆遷工作,與其商定拆除魚塘后補償其30萬元。2018年12月29日,湯建偉組織相關單位人員召開會議,謊稱所有費用已全部用于拆遷工作,其行為已表現出對所收相關錢款的貪污故意,2019年1月,湯建偉正式調離東擴融指揮部。之后,經王某某催要,湯建偉于2019年2月、6月分兩次支付王某某魚塘拆遷補償金共30萬元。此時,其主觀上并非因害怕貪污事實暴露為減輕法律制裁而實施該行為,且從款項支出用途來看,該筆30萬元支出與湯建偉此前在東擴融指揮部工作期間的職務行為密切相關,本質上屬于基于公務活動的必然支出。經查,此后湯建偉未再使用所收款項用于發展區拆遷工作,故在2019年6月最后一次公務支出行為實施完畢后,即可認定其貪污既遂,此時其貪污數額固化。綜上,我們認為,湯建偉貪污數額為245萬元。

辯護人提出,指控湯建偉貪污的事實應認定為挪用公款罪,如何看待該意見?湯建偉一人犯三罪,且其詐騙罪構成自首,對其量刑有何影響?

朱兆林:我們認為湯建偉及其辯護人的意見不能成立。區分挪用公款罪與貪污罪,關鍵看行為人主觀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公共財物的故意,客觀上是否實施了將公共財物據為己有的行為。本起事實中,湯建偉的相關行為均顯露出其具有貪污而非挪用公款的主觀心理。第一,由于東擴融指揮部未設立財政賬戶,湯建偉對向施工單位收取的款項及其使用沒有在東擴融指揮部登記建立臺賬,也未將款項交相關工作人員或由其妥善保管;第二,湯建偉于2018年12月在離開東擴融指揮部前的工作會議上稱其向施工單位收取的費用已全部用于拆遷工作,沒有剩余;第三,湯建偉對所收相關款項的收取和使用,從始至終由其一人暗箱操作,結合湯建偉欠有巨額債務的實際情況,其明知自身沒有償還能力,而將收取的錢款大部分用于償還個人債務,客觀上亦沒有歸還錢款,可以認定湯建偉對相關款項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觀故意,根據主客觀相統一原則,其行為應認定為貪污罪。

湯建偉在判決宣告前一人犯數罪,應當數罪并罰。本案中,湯建偉貪污金額245萬元,屬數額巨大,受賄金額17萬余元,屬數額較大,詐騙金額高達3926萬余元,屬數額特別巨大。但是湯建偉也存在自首、坦白等從輕量刑情節,其中,湯建偉歸案后如實供述其貪污、受賄的事實,依法可以從輕處罰;歸案后主動如實供述了監察機關尚未掌握的其詐騙的事實,屬自首,依法可以從輕處罰。在量刑上,首先根據不同罪的基本犯罪事實分別確定量刑起點,在此基礎上根據犯罪數額等影響犯罪構成的犯罪事實增加刑罰量,確定基準刑,最后根據相關量刑情節調節基準刑,確定宣告刑,并綜合考慮湯建偉犯罪情節以及繳納罰金的能力,決定罰金數額。具體而言,對于湯建偉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八個月,并處罰金40萬元;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一個月,并處罰金10萬元;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并處罰金200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九年,并處罰金250萬元。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方弈霏

(責編:王欲然、馬昌)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

国产日韩亚州黄色综合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