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反腐倡廉
分享

三堂會審|少付房款卻均分產權 受賄數額如何計算  

從江蘇省淮安市公安局原黨委委員、政治部主任樂翔案說起

2022年01月12日08:58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這是一起公職人員通過與商人老板合伙買房時少付房款卻均分產權方式進行受賄的案件。本案中,樂翔長期在公安系統工作,曾任兩縣區公安局長、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具有較強反調查能力,對此,如何有針對性地開展審查調查工作?樂翔少付房款卻均分產權是否構成受賄,如何計算受賄數額?某商人送給樂翔的干股并未變更登記,樂翔也未實際獲得分紅,是否構成受賄?樂翔受賄數額在三百萬元以上,為何對其減輕處罰,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六個月?我們特邀有關單位工作人員予以解析。

特邀嘉賓

王 瑩 淮安市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副主任

劉 寧 淮安市紀委監委第二審查調查室干部

張 婷 淮安市人民檢察院第三檢察部副主任

王廣田 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二庭副庭長

基本案情:

樂翔,男,1966年5月出生,中共黨員。曾任江蘇省洪澤縣(現淮安市洪澤區)縣委常委、縣公安局局長,淮安市淮陰區人民政府副區長、市公安局淮陰分局局長,案發前任淮安市公安局黨委委員、政治部主任。

2010年中秋節前至2020年4月,樂翔利用擔任洪澤縣委常委、縣公安局局長,淮陰區政府副區長、淮陰公安分局局長,市公安局黨委委員、政治部主任等職務上的便利以及本人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相關單位和人員在工程承接、項目推進、工程款結算、砂礦開采、案件協調、干部選拔任用及職務調整等方面提供幫助,本人或通過家人非法收受相關單位和人員給予的財物折合共計人民幣506萬余元和手表1只。

其中,2012年11月,樂翔與周某夫婦商議由兩家共同出資購買某商鋪及住宅,由周某多出資、樂翔少出資,產權由雙方各占50%。2012年11月至12月,雙方在共同購買上述房產過程中,樂翔通過少出資多占比方式實際收受購房款67萬余元。2015年3月,因有關人員受到調查,樂翔為逃避查處,安排妻子將二人持有的上述房產份額以實際出資價格轉讓給周某夫婦。

查處過程:

【立案審查調查】2020年9月23日,淮安市紀委監委對樂翔立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11月26日,經江蘇省監委批準,對樂翔延長留置期限三個月。

【黨紀政務處分】2021年2月24日,經淮安市委批準,淮安市紀委監委決定給予樂翔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

【移送審查起訴】2021年3月8日,淮安市紀委監委將樂翔涉嫌受賄罪一案移送淮安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提起公訴】2021年5月7日,淮安市人民檢察院以樂翔涉嫌受賄罪向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一審判決】2021年8月6日,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樂翔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五萬元。樂翔未上訴,目前判決已生效。

1.樂翔曾任縣區公安局局長,市公安局黨委委員、政治部主任,針對其個性特征、崗位特點以及犯罪手段,如何順利開展審查調查工作?

劉寧:樂翔長期在公安機關工作,社會閱歷豐富,為人世故,反調查能力較強,收受賄賂常采取隱蔽復雜手段。案發前,他多次與他人串供,將手機等證據毀損以對抗組織審查調查。留置期間,他自以為熟悉調查程序,事前準備充分,僥幸心理和畏罪心理重,對待訊問故作鎮定,表面上舉止散漫、言語隨意,實際上卻察言觀色搞試探,故意插科打諢緩解壓力,對主要問題虛與委蛇,反復與專案組“周旋”,內審工作曾一度陷入僵持。

對此,專案組堅持內審外調同向發力打好“組合拳”。一是精準研判靶向施策,內審攻心為上促其端正態度。面對樂翔的不配合,及時調整審查策略,從外圍查實其有關家人深度涉案問題,為內審工作提供有力支撐。在保持好審訊節奏和氛圍的基礎上,進行權威引導、親情感化、案例教育等思想工作,促使其態度逐步轉變。二是內審外調通盤統籌,抽絲剝繭深挖案件重要事實。一方面,在淮安市公安局洪澤分局及時召開會議,敦促多名涉案所隊長主動向組織交代向樂翔行賄等問題。另一方面,基于前期初核掌握情況,根據案件進展把控時間節點,綜合考量多方面因素,審時度勢對相關涉案人員進行留置,有效推動案件查辦進度。巧妙選取切入點解決外圍調查難題,通過綜合研判產權變動、還貸流水、謀利情況等,查清樂翔以與個體老板周某夫婦合伙買房少付房款均分產權方式隱蔽受賄67萬余元事實。三是技術調查助力審查調查插上信息翅膀。技術人員及時對扣押的電腦、手機等進行數據恢復,獲取電子證據,在樂翔相冊發現一輛轎車高頻出現后,經調查研判查清該車原登記在個體老板張某的房地產公司名下,2017年后轉移至樂翔一親戚名下,但2013年以來車輛違章等均是樂翔或其家人處理,樂翔還在2017年轉賬8.7萬元給張某,在環環相扣的證據面前,樂翔承認收受張某所送車輛,以不過戶、制造購買假象等方式掩人耳目的事實。面對審查調查組扎實的工作,樂翔最終無可奈何地發出“這次真是碰到高手了”的感慨,選擇低頭認錯,認罪認罰,收受企業老板所送價值153萬元干股等事實也全部查清。

2.如何看待辯護人提出的樂翔夫婦與商人周某夫婦共同買房事實不構成受賄的意見?兩家合伙買房,樂翔少付房款卻均分產權,這種情況下,如何確定受賄數額?

王瑩:辯護人提出樂翔與周某共同向銀行貸款,承擔共同還款義務,且樂翔并未實際獲取房產,早在案發前已經退出合作關系,未從中收益,不屬于受賄。對此,我們認為,該起事實構成受賄而非共同購房,理由如下:第一,樂翔本人供述及證人周某夫婦、樂翔妻子唐某三人證言證實,周某夫婦商量以與樂翔夫婦共同購房多支付房款的方式,感謝樂翔幫助承接洪澤客運中心瓷磚供應等業務以及請樂翔以后繼續關照,并與樂翔夫婦達成一致,已構成行受賄的故意。第二,正常情況下,共同購房應當根據雙方出資額確定房屋產權比例,而該起事實中雙方約定共同購房,周某夫婦多支付購房款,樂翔夫婦少支付購房款,房屋產權各占50%,顯然區別于正常的共同購房行為。且在實際購房過程中周某夫婦為樂翔夫婦多支付了67萬余元購房款(含稅費),至此行受賄行為已經完成。第三,客觀方面,樂翔實施了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周某謀取利益的行為,其先后多次為周某在瓷磚供應、工程承接等方面提供幫助。第四,2013年初雙方已完成共同購房,樂翔于2015年3月退出共同購房,此時距離行受賄完成已經兩年多,且樂翔退出共同購房是因與其相關的人員被查處,不影響受賄的認定。

關于受賄數額,應認定為周某夫婦為樂翔夫婦多支付的67萬余元購房款。第一,該起事實受賄的財物是周某夫婦為樂翔夫婦多支付的購房款,而非房屋本身。收受房屋應當對房屋有完全的所有權或實際所有,該起事實中雙方是共同共有房屋,根據約定房屋產權各占50%,而實際出資卻非各占一半。第二,受賄數額由兩部分組成,一是周某夫婦多支付的首付款(含稅費)7萬余元,二是周某夫婦實際多承擔的銀行貸款60萬元。辯護人提出樂翔、周某共同向銀行貸款,即便認定有受賄的故意,受賄金額也僅能認定為樂翔退出時周某實際代為歸還的房貸金額。我們認為,樂翔夫婦之所以成為共同借款人,是基于銀行辦理房屋抵押貸款業務的需要,并不代表周某夫婦有要求樂翔夫婦承擔共同還款義務的意愿。相反,周某夫婦對于向樂翔行賄該60萬元意思表示明確,前期有過多次溝通,并在辦理貸款時明確表示不需要樂翔夫婦還款,樂翔亦予認可。周某夫婦向銀行貸款購房時已完成付款,故其為樂翔多承擔的銀行貸款部分應全部計入受賄數額,其后續歸還銀行貸款行為系其與銀行的民事借貸關系,不影響受賄數額的認定。

3.辯護人提出,葉某許諾送給樂翔的干股并未變更登記,樂翔也未實際獲得分紅,不應認定為受賄。如何看待該意見?

張婷:是否成立受賄犯罪,關鍵要看行為人是否實施了收受干股的行為。本起事實中,行受賄雙方就收受干股進行了犯意溝通,且已著手實施。第一,雙方完成了犯意溝通。葉某在提議贈送干股時以及個人占股發生變化后,均告知樂翔,雙方對干股的比例和金額均有明確認知。至于有無進行變更登記,屬于民商事法律意義上的生效要件或對抗要件,不影響雙方已經就收受干股達成合意的認定。第二,收受干股行為已經著手實施。樂翔不但接受了葉某贈送干股的提議,還安排特定關系人闞某具體對接干股事宜。闞某與葉某實際對接并達成一致,約定10%干股仍由葉某代持,分紅時需提供賬目?梢,行受賄雙方并非停留在犯意聯絡階段,葉某不斷對10%的股份進行確認,未能分紅僅僅是其擴大生產經營的客觀原因所致,而不是其主觀上不想分紅、不愿分紅。第三,相關記賬憑證、財務證明及財務人員證言證明,葉某投資的公司有實際經營活動、投資和盈利,其提議贈送的干股屬于有資本依托的干股,該干股的價值是真實且確定的。第四,樂翔不斷利用職權在落實土地優惠價格、出售檢測線等方面為葉某謀利,其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利也已進入實施階段!皟筛摺薄蛾P于辦理受賄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收受請托人提供的干股的,以受賄論處。進行了股權轉讓登記,或者相關證據證明股份發生了實際轉讓的,受賄數額按轉讓行為時股份價值計算,所分紅利按受賄孳息處理”。因此,收受干股不僅包括“轉讓登記”的情形,還包括“發生了實際轉讓”的情形。綜上,樂翔收受干股的行為構成受賄犯罪。

4.樂翔受賄數額在三百萬元以上,屬于“數額特別巨大”,為何對其減輕處罰,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六個月?

王廣田:罪責刑相適應,是人民法院審理案件、判處刑罰時所追求的目標。對公職人員腐敗案件的判決,也必須做到罪責刑相適應,才能真正達到懲治和預防腐敗的效果。而要實現罪責刑相適應,就必須準確認定犯罪事實,全面認定量刑情節。我國刑法對定罪量刑中適用從重處罰、從輕處罰、減輕處罰的情形都作了具體規定。本案中,樂翔受賄金額高達500余萬元,屬于數額特別巨大。但是,樂翔也存在較多的法定及酌定量刑情節。樂翔檢舉他人犯罪,經查證屬實,構成立功。據此,依法對樂翔予以減輕處罰。樂翔歸案后,不僅能夠如實供述辦案機關事先已經掌握的受賄犯罪事實,還能夠主動供述辦案機關事先并不掌握的其他受賄犯罪,屬“兩高”《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試行)》中規定的坦白同種較重罪行,依法可從輕處罰。同時,樂翔認罪態度較好,并自愿適用認罪認罰程序,依法對其從寬處理。綜上,人民法院全面審查樂翔的犯罪事實、量刑情節及歸案后的認罪、悔罪態度等,遂依法作出判決,以受賄罪判處樂翔有期徒刑八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五萬元。(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程威)

(責編:代曉靈、馬昌)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

国产日韩亚州黄色综合视频